改吧汽车改装网改装商城

改吧改装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快速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672|回复: 0

[原创]灵素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8-11-18 11:5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一<br><br>  地壳一阵抖动之后,城市消失了。<br><br>  跟想象的不同,并没有劫灰。空气还是宁静的,周围也肃静。老人伸出手,摸起胡琴,凄婉的声音就流出去。这是一个简易的棚子,但令人瞩目的是四角都加了固,棚顶也特意减重过。这时候已该是清晨,但却没有鸟叫,没有风动,一切静默如死。老人拉着胡琴,微微低着头,肩膀随着手指的拨挑耸动。然后他听到轻微的呼吸声,像是一条狗。<br><br>  他犹豫了一下,放下胡琴,伸出手去——老人的双眸浑浊白翳,他是个瞎子——摸到一个毛乎乎的头颅。然后是因戒备而缩紧的鼻子和呲出来的牙。老人自失的笑了笑,站起身来。那条狗无声的跑在他身前。老人感觉得到它身下的热量。老人拿起胡琴,跟了出去。<br><br>  那天清晨,这个城市的幸存者们听到的第一种声音,就是胡琴。老人飘然的跟着狗走过断壁残垣,竟然不摔不跌。而琴声一直呜咽。老街坊们呆站着,想不起哭,听着那琴声,忽然想起这个老人老早就说过这个城市的劫数。虽然说,所谓大劫难逃。但当时他们几乎没有人信。老人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算命瞎子而已,而且从来不算寿夭和功业。那个清晨,有人看到那老人慢慢的穿过整个城市,消失在远方,从此不再回来。<br><br>  狗始终不即不离的跑在老人前边。老人跟不上的时候,它也会等一等。后来,它带着他爬上了一座山。老人脚底升高,知道自己是在爬山。好在那山本有路,倒也上得去。老人在山上闭着眼枯坐了很久。狗安静的呆在他身边,直到他慢慢的睁开眼,看到一只巨大的白狼。老人忽然明白为什么一路之上竟然没有一个招呼他的声音。<br><br>  二<br><br>  三十二年后。<br><br>  人流熙攘的闹市中,一个模样乖巧穿着朴素的女孩儿一遍遍哀求着经过的路人。<br><br>  “真的,求您了。我钱包丢了回不去学校了,您借我一块钱坐车就行,您看这是我学生证,回学校以后我马上还您。”<br><br>  服装华贵的夫人用鼻子回答了一声,厌恶的绕开她昂然而去。<br><br>  “大娘,对不起,我钱包让小偷偷了,您能给我一块钱坐车回学校吗?”<br><br>  两个中年妇女警惕的望着她,其中一个下意识的摸了摸兜,另一个赶紧扯住她衣角,两个人一起迈着小碎布飞快的逃开。远远的还听见另一个尖脆的声音,“年轻轻的干点什么不好?”<br><br>  女孩儿的脸红了,看得出很窘迫。但是仍然鼓起勇气。<br><br>  “大哥……”<br><br>  “哎呀!妹子挺漂亮啊!在这干哈捏?”<br><br>  “……”女孩儿赌气的扭头就走,泪水从她晶莹的脸上一点一点流下来,终于仰起脸大哭起来。背后传来不怀好意的青年们的嬉笑。<br><br>  “我跟你说……”岳雯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,甩出三条九带一个三,“你真是丢透人了,当大街上那么多人哭,最后让警察叔叔受累把你送回来。悲哀……大学生的悲哀!”——跟出一对八。<br><br>  “不是……”女孩儿杜茵撅着嘴说,“我就是不明白,他们为什么就不信我啊?凭什么啊,至于吗?”<br><br>  “那你现在信我了?”岳雯扔下鼠标转过身来,望着杜茵。他的目光清澈,杜茵深有感受的点了点头。“我之前跟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。不是讲故事哄你玩。那天早上,拉着胡琴走过那个城市的废墟的老人,……那是我爷爷!”<br><br>  岳雯神情凝重起来,目光涣然的投向天花板。背后电脑屏幕上斗地主已经显示出倒扣30秒。苦苦等待的其中一家不悦,用了个魔法表情,泼了他一身水。<br><br>  “可是……你爷爷,他不是失明了么?”<br><br>  “那不是简单的失明。”岳雯摇头,“是天谴。自古以来,精于算命的高人们就往往能上窥天机,这是非常遭忌讳的事,尤其泄露出去。人的生死寿夭功名祸福,都是天机大数,随便泄露就会遭到天机反噬,反噬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人就会失明,并且治不好。我爷爷所以后来又看见了。是因为他算出了一场大劫。这场大劫牵扯到几十万条性命,上千万生灵的一生,倘若泄露一个普通人的命数遭受的反噬是1,那么泄露这场大劫的反噬就可能是成百上千万。人挨上这种反噬,恐怕立时就死了。”<br><br>  “但我爷爷知道那场大劫关联之大,远胜他一个人的生死祸福。所以,他还是泄露了这个大天机。”岳雯回想着,缓缓的说。他爷爷在经历了那场大劫之后二十年才去世。去世的时候岳雯已经上小学了。那时他也像杜茵一样摇头不信这个故事,“……而且,他不止泄露了这一个天机。”<br><br>  “啊?!”<br><br>  “事后想起来,简直是天意弄人。”岳雯低声回忆,“其实之前很多年,地质学界就已经对河北省加强了警戒。在大劫降临之前两年中,在那座城市就曾经召开过三次专题预防会。只是它离京城太近了。没有确切理论依据之前,学界不敢轻易发动预报。因为当时伟大领袖还在京城。一旦预报出错,而伟大领袖被迫转移,没有人负得起这个责。另外就是当时的科研能力,的确不足以成功做出事前预报。所以我爷爷决定用自己的方法拯救这个城市。他算定大劫将临之后,就去邮局给龙虎山上清宫他的师兄许纯一真人发了封电报,请许真人立即动员整个道门帮忙。许纯一接到电报,知道我爷爷虽然因为泄露天机而被逐出了师门,但算学却是他们这一辈里最精的。所以一刻也没耽误,立即以道门内部的联系方式灯花报讯通知道门所有的宗师。要共同集结起来发动一个阵势。”<br><br>  杜茵怔怔的听着,竟不敢相信这是真事。<br><br>  “那就是道教肇始之时,天下两大宗门之一太平道宗主大贤良师张角传下来的涵化一元阵。”<br><br>  “张角?”杜茵说,“那不是被刘备打的落花流水吗?”<br><br>  “少打岔——这阵法的布置护佑,虽然都要高手,但也不是多了不起。阵法的真正玄机,在于它的阵胆!而这个阵胆,需要十万人的虔心相信。只要集齐十万信众,以这个阵法推动,那就有推天换地改运渡劫的神力,几乎可说无所不能。可是……无论在哪个朝代,想找十万人真心相信你,谈何容易?张角用了十八年时间经营太平教,八州之上,家家户户供奉大贤良师神位。信众何止几十万,但那并不是说他们就真心相信他。一直到张角揭竿而起,正面对上汉朝,真相信他的人才迅速多起来。可是终于将及凑齐十万虔心之时,张角病死了……当时十万人的虔心是尽系在他一人身上的。他一死,立刻土崩瓦解……”<br><br>  “所以我爷爷说要动这个阵法的时候,许真人也怔了一怔。那个年头,斗争的硝烟还没散去。有几个人信和尚老道?就算把全国的道门高手凑到一起,也远远凑不齐十万虔心。就算火急再拉上所有的佛门宗师,也是远远白给。伟大领袖当时还在世,以他的威望,挥手凑齐十万人小菜一碟。但那人从掌威权之后越加刚愎,道门的力量是不可能说动他的。天下间本来另有一位能凑齐十万虔心的人,并且温和柔善,与道门关系颇近。可那年一月,他逝世了……”<br><br>  “许真人也知道,这时候天下再没有能挥手召集十万虔心的人了。但他还是按我爷爷的话找齐了能找到的所有道门高手,齐赴那个城市。他们找到我爷爷的第一眼,就看见我爷爷正在主持一个会议。参与会议者,是当时这个城市里几乎所有的算命先生。<br><br>  这个城市着实不小,算命先生凑齐了也有三四百人。而且这些年来,我爷爷的算法早已在这些人中建立了崇高的声誉,他的话他们还是听的。我爷爷也没隐瞒,就把大劫将至的消息告诉了这些人,让他们尽自己所有的力量,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,召集信众。<br><br>  这些人中,有些是真有一点本事的,所以多少年来起码也有几个人真信他们。但也有一堆真是饭桶,那怎么办?我爷爷对着风尘仆仆刚赶过来的道门宗师们长长一揖:委屈各位师兄了!——得,这帮二十年后各自占据名山大川级别待遇都高的不像话的高手们,这时候变托了。算命先生就算再饭桶,起码混的脸熟啊。这时候一人身边站一高手——级别最差的也是顶门嫡传弟子,那真是三十八年过去,旧貌换新颜。从这时候的一个月之内,这座城市的算命水平进入了空前绝后时期。信众的数目翻着个的往上涨。先生们知道自己是在干一件何等大事,甭管算的多准,还不要钱。全国各地的道门宗师的信徒们也应召络绎赶到这座城市。眼瞅着,十万虔心的数目就攒齐了。道门宗师们还高兴呢。人口基数大不是没有好处啊。比张角当年省力多了。<br><br>  就在这时候,引起了官府的注意。当时官府还没以后那么腐化,尤其公检法这一块,基本都是上过战场闯过枪林弹雨的精兵悍将,从来不信这些乱七八糟。本来就觉得最近城市里边气氛不大对劲,略微一查,好家伙,全国的牛鬼蛇神怎么都扎这来了?谁是领头的?<br><br>  我爷爷就知道,麻烦了!<br><br>  对降临在他身上的命运如何,他并不关心。他关心的是十万虔心还没攒齐。他是阵胆,这时候要被官府抓住一斗,什么都前功尽弃了。可是他又是唯一一个能连起本城算命先生跟道门宗师的人,而且所有高手之中只有他是本城的。望哪跑啊?……而且也快来不及了。离劫期还有十来天。<br><br>  就在这时候,第三个大天机泄露了。<br><br>  有人算出了伟大领袖的死期!“<br><br>  岳雯疲惫的望椅子上一靠,背后的屏幕上,斗地主早就掉线了。他跟杜茵默默的相对而望。窗外天蓝的异样。<br><br>  “后来呢?”杜茵问。<br><br>  岳雯笑笑,“我们去逛街吧……”<br><br>  三<br><br>  很好的天气,微风,阳光明澈。两个人游鱼一样灵巧的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行,不时和人擦肩而过。人潮如水,但这潮水里每一滴都是鱼。老话说,百年修得同船度,那么要多少时光多少生灵,才能修得这条长街摩肩接踵?<br><br>  “伟大领袖的威望,在那时是无法企及的。没有任何人或者集团足以抗争。就连算命先生跟道门宗师们里边也有不少敬仰他的。起初,本来只是一个高手闲着无聊算了一算。不小心泄露了结果,马上轰动了整个算命界。因为伟大领袖的寿终之日,跟大劫来临的劫期只差一个半月左右。<br><br>  也就是说,两个月以后,国家就没有伟大领袖了……<br><br>  于是,本来和衷共力的集体分裂了。一派人主张仍然收集十万虔心摆阵渡劫,另一派人,则主张利用十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快速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改吧汽车改装网 ( 粤ICP备05098118号 )  

GMT+8, 2018-2-21 20:53 , Processed in 0.101577 second(s), 20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4 Comsenz Inc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