改吧汽车改装网改装商城

改吧改装车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快速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560|回复: 0

[原创]杜杀往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8-11-18 08:3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:)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杜杀往事<br>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已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站在这个高岗,看你在绣帘后梳发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看不清你的脸,其实除了那面珠帘,我什么也看不到。可是,我还是每天清晨都站在这里,望向那座小楼,望着那面珠帘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晨露濡湿了鞋袜,很凉,可我知道,自己的心一定滚烫。雾幽深缥缈,朦胧了眼前的一切,但它阻不了我的视线,更阻不了我的心。会下雨吗,心底偶尔也会掠过这个问题,只是我懒得抬头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知道,你一定就在那个珠帘后,如我看你般的看着我。一个个清冷的早晨,我们的目光会否在某一个点上重逢,就如同冥冥之中的两条丝线,紧紧的纠结在一起?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只见过你一面,那是在三月三的江南,那是在三月三的钱塘。那一日,我随你而去,直至这座小楼。原来,你也生活在这个幽静的小镇。自那日后,我踏月而来,孑立小丘,只为那临别时的一次回眸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你是张员外家的千金,父母的掌上明珠,看得出来,你很骄傲自己的身份。我什么也不是,杜家庶子,有父无母。全家人谁也没正眼看过我,包括那些丫鬟伙夫,因为我的母亲不过是当年父亲酒后乱性时糟蹋过的一个奴婢。可你没有看不起我,甚至还亲切的喊我小杜。我很感激,虽然我有其他的名字,可识你后,我便是小杜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晨风有些凉,吹在身上,一阵阵的透骨。今日是大喜的日子,父亲积攒了这么多年终于给弟弟捐了个好差事,宴请宾客自然少不了。我是外人,当然离的越远越好,家中的一切,那都是弟弟的。其实,在这世上,除你之外,其他又都算得了什么呢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从不要求你把珠帘掀开,让我看的更真切。你或许怕风,而且我知道,那珠帘就是不曾掀开,你也能清楚的看到我。你托翠菊问我介不介意,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,有帘无帘又能有何分别,你的样子早已刻在我的心里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翠菊是你的丫鬟,你们自小在一起长大,每次都是她拿着便签为我们跑腿,她是我们的恩人。她的眼睛很大,看我的时候眼神也很特别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父亲要为弟弟张罗婚事了,当然要找家门当户对的,这是家里所有人一致的看法,除我之外。先当差,后娶亲,弟弟好事成双。我自不会去嫉妒,更不会背后恶毒的诅咒,虽然他一直都喊我贱种。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让我怒不可遏?我不止一次沉思过这个问题。有时在独自一人看天的时候,我甚至会嘲笑自己,还没有年轻过,便已经老了。天高云淡,云卷云舒,也许,那才是我的人生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弟弟大婚的那天早晨,我依然站在你楼外的高岗。天亮了,没有朝霞,远处的那一泊湖水泛着星星点点的亮光。如往日并无不同,我站在哪里,目光落在前面的珠帘上。翠菊今日没有出来,楼内似有人说话,也不知是不是你。我轻笑,自识你至今,我竟从未听过你的声音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远处有唢呐笙钵吹打成一片,声音被晨风间间断断的送了过来。我知道,那是弟弟迎亲的队伍。我不由皱了皱眉,那声音竟逐渐清晰,向这边漫了过来。果然,当一行人出现在我的视野,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弟弟,披红挂绿,居高临下,我想,这一定就是所谓的威风了。我静静的站在那里,冷冷的看着他们越走越近,直至停在我前面这座大宅院的门外。有人把他们迎了进去,我这才发现,原来你的家中今日也张灯结彩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终于感觉到了疼痛与愤怒,只觉得心被人狠狠的揪住,又狠狠的摔下。张员外膝下无子,止有一女,那一女便是你了,原来,你就是今日的新娘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懒得去问为什么,只是站在那里,细细的品味着愤怒和心痛的那种感觉。我知道,这种感觉,我以后将很少能再次品味。迎亲的队伍走了,我眯着眼,盯着那顶颤巍巍的花轿,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对面的小楼已毫无生气,突然间,我觉得自己应该去做点什么。于是,我烧了那座小楼,就在光天化日之下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走了,没人拦我。我这才发现,我原来很瘦,风一吹,竟有些站不稳。算了,且随风去吧,如同天上的流云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外面的世界很大,有更多的人,更多的小楼。我走过了很多的地方,只是,我却怎么也不能忘记,那日熊熊的烈火,还有那烈火中化为灰烬的那座小楼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碰到了一个人,他只看了我一眼,便把我抓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山谷。后来,他教我怎样杀人。他不跟我说话,跟我说话的,是他的刀子。我不停的受伤,不停的闪避,不停的记下他的每一个招式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也许是过了很多年,也许是不久,那一次,我没有躲他的刀。他那一刀,将我的小臂斩了下来,而我,却把我的钩子扎进了他的胸膛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将我的钩子装在了断了半截的那个手臂上,很冰凉。可我知道,它永远不会欺骗我,它会与我形影不离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又回到了我离开的那个小镇,很多人都已老去,包括我的父亲。我杀了很多人,包括我的弟弟。我终于听到了你的声音,很好听,你依然喊我小杜。你伏在我的脚下,像条狗一样。我凝视着你的脸,臂上的钩子慢慢刺入你的身体。我要把你的样子忘记,就在你闭上眼睛的那一个瞬间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火焰再一次腾空而起,烧去了所有的往事。我转身而去,消失在黑夜的尽头。小杜这个名字已被我扔在了那熊熊的火焰里,从此我叫杜杀。这是我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,再也不会改变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我回到了那个无名的山谷,依然一片荒凉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云聚云散,也许这个世界确是需要缘分的吧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有一个叫阴九幽的人来了,我们成了邻居。他跟我说,只要你装作很冷的样子,别人就会很怕你,不敢欺负你。我没有说话,看向远处的天空,目光似要将这苍穹穿透。我比他冷,所以他怕我,喊我老大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不久,一个叫哈哈儿的人也来了。他的名字很好,他笑着跟我说,我已哭过太多,所以我今后只会笑。他果然每日都在笑,笑得很疯狂,连眼泪都留了下来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还有一个人,她很会易容,她叫屠娇娇。&nbsp;她喜欢的男人娶了她最信任的女人,于是,她易容成那个男人杀了那个女人。然后,又易容成那个女人杀了那个男人。她的故事很简单,比大多数人都简单。屠娇娇跟我解释,既然他们喜欢在一起,那就让他们死在一起好了。我同意她的话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还有很多人也来到了这个山谷,小谷已不再荒凉。据来的人说,这个小谷已很有名,在外面,别人都叫它恶人谷。<br><br>&nbsp;&nbsp;&nbsp;&nbsp;恶人谷?我很喜欢这个名字,我想,我也很喜欢做恶人的感觉。<br><br><br>楼兰&nbsp;2008.08.01<br>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快速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改吧汽车改装网 ( 粤ICP备05098118号 )  

GMT+8, 2018-2-21 19:30 , Processed in 0.105559 second(s), 20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4 Comsenz Inc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